失眠

JerryZhang 2016/08/11

11:00 躺倒床上,00:30 还没有睡着,我有点烦,微信群里吐槽了两句,Tanky 回了一句就没音了,估计是撸去了,亦或者是睡觉去了,亦或者是两者皆有吧,whatever。

我感觉到这样躺下去只能更痛苦,决定穿衣服起床做点什么事来打发一下时间。

一如既往,我按电梯下楼,楼下的烟墩路安静的可怜。以前在上海浦东的时候,无论是晚上0点还是凌晨2点,总不会太寂寞,马路上总会有行色匆匆的行人,路边摊也总会有一群人,喝着啤酒,扯着淡,好不热闹。我曾经也是他们其中的一份子。

这里不同,路灯灭了。哦,这里是否有路灯有待商榷,总之有些昏暗。路边摊一定是没有的,馆子也一定是没有的。

幸好我知道在小区南门附近有一家商店关门比较晚。我住在小区的北门附近,只穿小区是最近的选择。但是我是拒绝的,一来,我出来本来也就是打发时间,二来,这小区的构造实在太邪乎,我经常要绕半天才能绕出来。

海鹏在群里回消息的时候,我已经在路上了。几句安慰的话,稍微可以暖心,但我知道这并不是我失眠的原因。

当我到商铺的时候,卖货的大哥,已经准备关门了,我拎了一捆 6 瓶装的雪花走了。青岛卖完了,只剩下雪花了。

我不能喝白酒,记得 14 年元旦的时候,在上海和疯子他们白脾双喝喝大过一次,再之后,我只要闻到白酒的味道就想吐。

啤酒,我除了青岛,剩下的都不喜欢喝,尤其是雪花。

在去商店的路上,我在想买点啤酒回去写篇文章,回来的路上开始构思我应该写点什么比较好,怎么把握尺度。我似乎总是这样一个人,总希望一切都按照自己所想的发生。

坐在电脑前面的我,开了一罐啤酒,可能是路上摇晃的原因,打开的声音,特别提神。到目前为止,我已经没有丝毫的困意。我也不能就这样闲扯下去,是时候写点真的了。

一罐啤酒下肚,我必须要强调一下:这啤酒真他妈的苦。

以前文章里写过 14 年的在我身上爆发了很多问题,那是我成长最快的一段时间,也是那一年最痛苦的一段时间。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我开始了阶段性的失眠。有一个月我基本上都是天亮才睡着的。你可能想象不到晚上 10 点就躺在床上,翻来覆去六七个小时的痛苦。

每天晚上都是睡到一半起床打 Dota,打到天亮,身体快虚脱了,然后开始睡觉。后来买了一套书: 《少有人走的路》,第二本看完之后,我想明白了很多事情,失眠问题就慢慢的得到了缓解。

对我来讲,所有的失眠都不是身体问题,而是心里问题,晚上睡觉之前琢磨事情,然后就睡不着了。

从上周的某一天开始开始失眠,断断续续,一直到今天。每天晚上都睡不好,白天还要写一天的代码。搞的我只想骂娘,情绪自然不会好到哪里去。

房间里实在太安静了,我得搞出一点声音。

最近,又开始听许巍了。

合肥这边,要说朋友的话,只有肖峰一个了,剩下的都是单纯的同事关系,既然是同事,关系自然不能走的太近亦或太远。其实对于人情世故,我总是避而远之,太累。

但是,肖峰是公司的合伙人,好多话我也不便说,加上有自己的家庭,我也不好打搅。所以,本质上,也没什么朋友。

朋友对我来讲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词汇,重要到可以为之付出一切。

我的社交圈不止简单,而且封闭。从毕业到现在除了大学的几个朋友,毕业之后遇到的所有人,能称之为朋友的也不过 Tanky 和 吴磊 两个人而已。

前几天和杨溪打电话,关于 科研 和 工程 争吵了几句,最后一片尴尬,不了了之。

以前我就感觉到,没有一个人可以陪你到最后,父母、家庭、朋友都不例外,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,能真正与你沟通的朋友会越来越少。所以,人一辈子不论你有多牛逼的曾经,都永远会是孤独的一个人。

以前我跟杨溪聊天的时候说过,我不能没有朋友,否则真的活不下去。杨溪什么都没说,只是默默的在 once 上写了一句,「我又何尝不是一样」。

在合肥的这段时间,关于产品上的理解,技术上的提升,都是不值一提的,因为你上,你也行。我唯一的感受是:孤独与压抑。

12 年毕业,13 年年初工作,到现在 3 年半了,我一直真正的生活过。北京一年,下班以后都在折腾技术和工具,忙的不亦乐乎。上海一年半,要么打游戏,要么找张超、吴磊出去喝酒吹牛逼,第二天该干嘛干嘛。

但这几个月的时间里,我真的压抑。和很多人起过观点上的冲突,很多表达的地方处理的不当,给肖峰惹了很多麻烦,我得懂得收敛,懂得什么都不说,不能情绪化。

观点冲突都是正常现象,但是我需要一个正常发泄的途径。以前觉得不爽的时候,给张超打个电话,门口路边摊撸串啤酒立马搞起。

工作、生活不顺心是难免的,但是要我一直这么忍着我真的做不到。

很多人都不会理解,为什么我这么多事,踏踏实实的工作,混个日子不就完了么,其实我他妈也不理解。

我发现我这些年养成一个看似好的习惯就是「思考」,但是它让我觉得非常痛苦。我总是会着眼于一些个人的细节、一个点,然后疯狂的联想这个人,这件事。我很容易发现周边的人的性格特点与常见的行为习惯,然后加以揣测与验证,有的时候很有趣,有的时候又很痛苦。

其实,我明白,我性格和人生观问题其实挺大的,也不好说是不是问题,现象是不是更好一点?这是时间上累计慢慢养成的。

对我人生观影响的两个因素,一个是 古龙 ,另一个是 摇滚乐。这两者都让我「误入歧途」。

疯子是一个熟读 古龙 的 金庸 小说几十遍的人,上次去西安的时候,跟我讲:其实你不应该看古龙的,金庸要比古龙要柔的多,古龙过于现实了。关于疯子的故事,我后续有机会会写篇文章详述。如果你看过我写的东西的话,你会发现,很多主旨都是「现实」和「颓废」,消极之中又会带这那么一点点的希望。

我深受其害,我也希望自己阳光与坦然,然而我并做不到。

像我这样,一个不知道如何生活只有工作的人,最怕的其实是停下来。停下来的时候就会去胡思乱想。

一思考,我就迷茫,一迷茫就会失眠。

好多事情我都想不明白。

职场我信奉的两句格言是「做正确的事情,随时准备被炒」和「让正确的事情相继发生」。可是我最近发现有点问题。

什么时候应该发出声音?大家的缄默的时候,发出声音是不是就成了事儿B? 何谓正确?大家都什么都不说,是不是表明没有问题?

我是按照自己觉得正确的事情做了,总是得罪别人,这样是否值得?

睡觉,明天要做官网。

来日再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