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合肥-S9: 生活

JerryZhang 2016/12/19

看了一会视频,写了一会文档,又饿了!是的,又,而且突然特别想吃烤红薯。印象中,周边晚上有一个老大爷有的时候会卖红薯。那还想什么呢,下床,穿鞋,下楼觅食。

到楼下,有些懵逼,下雨了,没伞,家里也没有。

烤红薯肯定是没有了,但是我想试试。于是淋着雨兜了一圈,试图找回那么一丝丝的希望。结果很显然,不止没有烤红薯,一家有亮的商店、餐馆都没有了。

雨逐渐打湿了羽绒服,我走的急促了一些。不会有人像我一样会在这个点去买烤红薯,更不会有人像我一样在这个点去卖烤红薯。好像我面对的很多事情都是这样,明明知道不可能,但就是想试一试。大部分时候,我不喜欢做这些事产生的结果,但是会喜欢这尝试的过程。

找了一个雨淋不到的地方,让自己缓一缓。

停下来之后,再去观察这一条街道。和以前一样,一如既往的寂静,冷清,形色匆匆的人们。与平时不同的是,淅沥的雨点将这夜晚变的更加萧索。

如此夜晚,不继续走走简直就是浪费,我决定兜到小区的另外一侧去买点吃的,那里有个商店,关门一般比较晚。

我走的比平时更慢了,仔细的观察周边的建筑物,以及偶尔路过的一两个人,有的打伞、有的没打伞,这个时间点、又淋着雨,他们心里想必是苦的吧?还是为了快回到家而喜悦呢?那么孤身一人在外漂泊无家可言的人呢,他们是苦还是甜?我不知道。

终于到了小卖铺。我原本以为一个人都没有的地方,竟然有三个大汉在和老板娘调侃,我进去看看有什么可以吃的,尽管饿,但也不知道吃什么好。

上下打量了那个三个人才发现,这三个人喝多了,身材略显魁梧,看着装应该是某机关部门员工(有点像城管),买了些喝的,不断的调侃老板娘,老板娘只能赔笑。

我有些反感,一反感喝多了的人,二则是对政府部门的人从来没有好印象。我不想靠近他们,就多看了看有什么东西可以吃。

没几分钟,三个人中有一个人就拖着另外两个人走了,可能他也觉得行为不太妥。

在挑吃的时候,我隐约听到了鼾声与小孩的哭泣声。他们走了时候,我善意的提醒老板娘小孩在哭。她回去看了看,对我一笑并表示感谢,笑意让我感觉到一丝温暖,又夹杂着一些凄凉。

我经常晚上回去他们家买吃的,应该是四口人的家庭,老板、老板娘、一个三四岁的小姑娘,还有一个老太太带孩子,估计是老板娘的母亲。老板和老板娘人非常和气,这边只有这么一家商店,所以不下雨的时候,12 点或者凌晨也有人会去买东西,老板娘总是和和气气,不紧不慢的样子。

小孩醒了,一边哭一边从内堂里走了出来,老板娘柔声的安慰女儿让我非常感动。换位思考一下,这种天气,这种时间,碰到一些醉汉,家里还有小孩闹腾,我早就崩溃了。

我付了钱,离开了商店,与来的时候心思不同,陷入了深深的思考。

我想起了我的父母。07年的时候,转学到陕西,我爸妈为了有个营生,就开了一个饭店。我记得很清楚,晚自习结束 10 点左右到家,有一帮人在喝酒抽烟在大声的嚷嚷,我妈已经睡了,我爸还有一个亲戚在陪着他们喝酒。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结束的,第二天早上烟头,酒瓶满地都是。后来才知道,是有关部门的领导,不请客吃饭,饭店不好开。令我不解的是,我妈没有太多的抱怨,而且显得那么「理所应当」。

在我的印象中,我爸妈几乎很少抱怨社会、环境给他们带来的麻烦。很少抱怨工资的高低,住房条件,吃穿。他们只是尽力的去工作,赚钱,让生活变得比以前更好一些。对于我,上了高中以后,他们也没怎么在学习上施加压力,上大学,毕业工作就不再关心我的挣的多少,只是偶尔会担心我的衣食住行。每当我跟我妈抱怨工作、工资的时候,她觉得够吃够花就行。

我有的时候琢磨,像我的父母他们这一代人,他们是否想过真正自由的生活:不必求别人,不必依赖国家政府,全凭本事赚钱,然后做一些自己喜欢做的事情。只是不断的适应社会所带来无可奈何,只是默默的忍受,然后逐渐的习惯,最后泰然处之。

是应该向他们一样习惯于面对现状,豁达的处理所遭遇的一切?还是应该像知识分子、伪文艺青年一样去指责,会愤怒,然后试图去改变一些东西?我不知道。

总之,这生活赋予我的,我仍旧难以明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