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合肥-S10: 年后

JerryZhang 2017/04/02

清明放假,身边的朋友们都回家了,我也想回,可是太远了。

我很少会谈到家,因为我一直对家都没概念,倒不是家里人对我不好,只是因为从小跟父母在外面奔波,高中、大学都不在父母身边,工作之后更是到处漂,手指头掰一掰也十几年了吧。前几年也没觉得什么问题,反而觉得自由自在。可最近一年多的时间里,停下来的时候,觉得酸酸的。

了解我的朋友都知道我看过「古龙」几乎所有的小说,经典的小说,比如小李飞刀系列,看过很多遍。我向往那样的江湖:一人、一剑、一壶酒、行事洒脱、快意恩仇。可后来书中的故事逐渐成为现实的时候,才明白全然不是那么回事,各种酸楚,只有自己明白。原来不知不觉,我好像已经成了一个浪子,四处飘荡、居无定所。从此,不敢再看古龙。

此处应该有手动BGM:「曾梦想仗剑走天涯,看一看世界的繁华,年少的心总有些轻狂,如今你四海为家」。

距离上一篇「在合肥」已经有快 5 个月了,迟迟不写原因有很多。过完年之后心态不好,有段时间一直处于崩溃状态,身上负能量太多,写出来东西恐怕又是发泄式的东西。前段时间(几周前?一个月前?忘了...) zhengyuan 问我为啥不更新文章了,我说就写,后来一拖也好久了。 写文章就是这样了,如果你隔三差五的就写一篇,觉得没什么;但是,放下一段时间之后,就很难再开始写了。

过年之后的这几个月,仿佛过了很长时间,周围人事还是照旧,只是感官上的差距太大了。权当碎碎念捋一捋,没什么主旨,有些是个人的,有些是公司的,都写写。


杨溪在过年期间,回国待一段时间,年前就合计着聚聚。所以过完年之后,在西安我们几个人聚了一下(杨溪、疯子、张超、阿龙):台球、喝茶、吃饭喝酒、KTV 一条龙。一起唱歌时候,仿佛回到了大学小东门外的拿个小 KTV 里。我、杨溪、bird、x 四个人,我和杨溪是任何歌都可以唱出摇滚的感觉,bird 则是各种伍佰,而 x 是向天再借五百年...一个唱摇滚可以左右摇的男人。

那一晚唱了好多许巍和郑钧,竟然还被杨溪找到了「镜子中」,唱的疯子默默的点起了烟。很久不见,一首「浮躁」还是那么的有感觉,如果磊磊在的话,一定会跟着嗨起来...,这可能是毕业之后的四五年里最开心的几个小时了。

散场之后,第二天各奔东西,飞机的飞机、高铁的高铁,上班的上班。


回到合肥之后,有些「冷场」。年前和肖峰聊过公司年后的部署,我也只是提提建议,吐吐槽,毕竟只是公司研发的一员,能决定的事情不多。可能这也是我的「毛病」吧,操太多的心,闲不下来。年前因为马上就过年了,也就没怎么较真,随便聊了聊。但终会有年后的!过完年之后很短的时间里,如我所料,每个人都是迷茫状态,不知道该干什么。

在我整个职业生涯的四五年时间里,非常讨厌这种毫无目标的状态。在酱油的最后那段时间就是这种状态,没多久就离职了,所以我心里上有些担忧。这种担忧夹杂了很多复杂的东西,譬如回了一次家,感觉又不一样了,身上的担子又大了;譬如工作几年了,依旧没什么作为;譬如对行业、对公司人事的失望;譬如一颗越来越安逸的心;譬如一大推复杂的人际关系等等乱七八糟的东西。

在闲的那两周里,我异常的浮躁,做几个小程序或者说看看文档做一些技术沉淀,但没过两天就搞不下去了。因为我深深的明白,这不是我应该做的事情,无非是浪费时间和精力而已。

一个产品在不同的阶段短板不一样,同于木桶原理,如果短板不提高,最长的板再增长也没有意义。在风行的那段时间让我明白了,如果做的事情没有产生实际的价值那么做的事情是毫无意义的,不管你付出了多少。「爱车店」这个项目到这个阶段,瓶颈已经不再研发这块,我再怎么努力也解决不了整个产品的问题。

印象中年后的第一个版本是很维和的,像是在凑数一样的加了几个功能,我做的毫无感觉。很多想做的事情,但觉得做了毫无意义,所以也就不想做了。年后的第一个月的事情,我到现在想已经完全想不起来了,唯一留给我的感觉是做任何事都无意义。

后来销售定各种计划,去跑南京市场,合肥的售后也逐渐搞起来了。销售、售后进入良性循环之后,研发是永远停不下来的,所以二三月份里,还是各种研发任务。南京市场势头还不错,我还是挺开心的。坦白说,如果慢一点,我可能已经不在合肥了,因为人的一生中没有几年可以浪费,我希望在我牵挂最少的几年时间里,全力的奔跑,不浪费青春。

加入七行之后,我技术成长最快的应该是前 8 个月的时间里,除了 App 之外的整个架构全都是我一个人做的,前端、后端、部署,自动化等等。在后来的时间里,尤其是今年,技术上基本上没有任何的成长,一部分的时间都在写毫无技术含量的 Python/Javascript 代码,还有一大部分时间是在琢磨用户体验、优化交互,琢磨新功能应该做成什么样等等。可能公司的人觉得我喜欢做类似的事情,其实恰好相反,我非常讨厌类似的事情。我努力去做,只是因为公司没人去做,才必须主动的去做,相比于其他,我更希望产品的用户拥有更好的体验,而不是一边骂着娘一边不得已用你的产品。

在我的规划,我还需要 3 年左右时间的技术方向的历练,现在做产品远远不是我想要的。我很担心两三年后,陷入一种尴尬的境地,技术拿不出手,产品更拿不出手。在最近的半年多里,做技术我很少有那种兴奋的感觉了(做技术的都懂),说明做的事情出现了大量的重复,也说明我在不断的变菜。所以,我很焦虑了很长一段时间,自己和自己纠结。

可能没有人会给我答案,没有人能告诉我现在我应该怎么做,继续像现在这样做下去,还是说应该把侧重点偏向技术,我不知道。所以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全力以赴,努力的做好手头上的每一件事情,争取...变的更好、更优秀。

不想写了,睡觉!


年长些就会发现,记忆是非常不靠谱的,脑子里的能装的东西就那么多。以前我能清晰的记得大学里发生的很多事情,但现在一两个月发生的事情都已经完全记不清了,可能是大脑的选择性遗忘吧。这一系列文章我还是会继续写下去,尽管写的时候会有诸多不适,但,愿多年以后,想回忆起这段经历,还可以有文章可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