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如年少模样

JerryZhang 2017/06/25

上周公司立项了一个新项目,确切的说算不上新项目,是之前产品的精简版。从预案到讨论,再到立项,再接下来就是吸取线上产品的经验教训,重新做更轻量级的架构以及技术上的简单选型(对于小公司来讲,更低的开发成本和线上运营成本是至关重要的)。

15 年 10 月份到七行的时候,已经是我工作 2.5 个年头了,也是我第一次可以独自去做技术选型和架构,胆战心惊不至于,但是小心翼翼还是要的。我认为,评价一个软件工程师的关键标准是:在限定的资源下,他可以做的有多好。什么 title、技术、工具都是虚的,唯有在特定的情况下,快速权衡,做出对于最好的方案才是水平的体现。

现在回看以前的架构以及技术选择,有些过度设计和臃肿,有很多的因素:技术不成熟大家都没有经验、频繁的需求改动等等,更重要的是当时所有人对产品和市场没有整体的理解。但是,好在平稳运营的这一年多的时间里,几乎没有出过大问题。其实过程中遇到了很多问题,这些问题不光是技术上还有产品和工程上,有一些个人理解。只不过现在很多想法都是零散的点,很难整理成面来分享给大家,再熬几年吧。

实实在在的又写了一周的代码,之所以用又,是因为这已经记不得是第多少个周,基本上没有什么沟通,都是一个人在搞。困的时候,中午多睡一会、效率高的时候,晚回去一会,总之就是没人管。当初是谁特么喜欢自由来着?!要说一个神枪手是拿子弹喂出来的,那么一个优秀的程序员就是拿各种乱七八糟的代码写出来的,写到吐。

昨天来公司打了一天刀塔,中午饭都没吃。提起游戏,好气!特么的,各种打不过,被人喷,对喷还喷不过。这要隔以前,虽然我打不过,但是我至少能喷的过啊。现在感觉精力严重不足,很难像以前一样全身心的投入到游戏中,都不知道自己在玩什么。心里不服,但是也没啥办法,打到下午三四点的时候,整个人都是迷糊的。仔细想想,也是应该的,可以随意支配的打游戏的时间越来越少了,水平难免下滑。万事万物的道理都是差不多的,哪有不劳而获的事情?

停下来的时候,要么疯狂的打游戏,要么就想一个人静静的待着,或者走一走也好,总之就是不想说话,尤其不想解释。工作累加上赶上心态不好的时候,我常常会想我特么过的这是什么日子:几乎把所有的精力都花在工作上,做着可能重要也可能不重要的事情;费劲心思做出来的东西,还总有人煞有介事的全凭感觉的评头论足;几乎永远都是用着陈旧的技术、平常的技巧解决新的问题;这真的是我想要日子吗?

后来才逐渐的明白了:生活就是 遥不可及的理想 和 碌碌无为的现状 两个矛盾不断被激化所得的东西,所以你会为前途迷茫而焦虑、所以你会为人生得意而兴奋、所以你会放弃了自己放弃了生活、所以你会重新拾起心情上路。不管你承认与否,最终我们都会走向「碌碌无为」,然后你才发现生活从来都没改变过多少,变的只是历尽世事之后的心态。

高晓松在有一期晓说里说过:四十不惑,说的不是人过四十之后什么事都想明白了,而是过了四十之后,想不明白的东西也就不想明白了。

其实表达的东西差不多,就像我上篇文章里写的:「人到了一定阶段之后,一些曾经执着的问题,就失去了再执着的意义。」。不是曾经的选择或者付出对了或者错了,而是不再有意义,你需要去面对新的问题。

尽管如此,我一直信奉的观点是:许多事我要懂,但是我不一定会去做,我会一直按照自己认为对的思路去做事,哪怕别人不理解也不会这么做。如果最终都要走向无为,那么我也会坚持初心,坚持到不能坚持为止,哪怕为这份坚持付出了更多。

「一如彷徨,一如年少时模样。」


最后推荐一下 Tanky 的公众号,偏向运维开发的内容,偶尔扯点别的,对这方面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关注一下(因为开通时间过段,所以访问量少也不要惊讶)。